果子米

导航

« 令人头大的“域名抢注” 域名抢注 Cybersquatting »

全球网络域名大战

数周前,Verizon副法律总顾问萨拉·多伊奇(Sarah Deutsch)接到了一个她司空见惯的电话。她的一位律师朋友在电话里告诉她,有人在eBay上以1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Verizonwirelessstorm.com的互联网地址。对于多伊奇女士和她手下由五名商标律师组成的团队而言,此事又触发了另一个令人生厌的程序,即设法查出卖家并要求收回该网络域名。

“我们每天收到数千件侵权行为的报告,很难确定我们优先跟进哪一件,”她表示。

美国电信运营商Verizon拥有一组数量多达一万个的域名,从显而易见的verizon.com,到诸如verison.com这样的错误拼写,以及像verizonsucks.com这样的名字,他们不想让这些落入恶作剧者和竞争者之手。对于大公司,这是很典型的做法,如微软(Microsoft)就拥有多达2.4万个域名。

多伊奇女士的工作将变得困难许多。明年春天,管理网络日常运行的机构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计划允许“顶级”域名猛增至268个,或者说点后面可以加任何东西。目前,这些点后面的内容从一般类属的“.com”或“.org”,到具体某个国家,如“.uk”。但这个总部位于美国的组织现在计划开闸,只要能支付18.6万美元(合11.3万英镑、13.2万欧元)注册费,人人都可以注册一个新的顶级域名。Icann估计,将会有约500个新顶级域名,从个人或公司(“.verizon”)到一般类属(“.books”)。

互联网的这次开放是线上媒体基础结构迄今为止见到的最大一个改变,其意义复杂且具争议性,并且远不止那些只把网络看作一个全球性大型购物中心的商业企业对此怀有担心。

例如,教皇的一位代表致函Icann,担心如何确保敏感性宗教域名——“.catholic”,“.muslim”或甚至“.god”——不会落入不法之徒手中。

与此同时,公众利益团体担心,这一改变标志着互联网规则更全面改写的一个部分,可能会产生自由言论输给商业利益的现象。

这些担心继而引发了对互联网结构和管理再度产生质疑——近年来,这个问题也常常冒出来。Icann这个非营利性组织说到底仍听命于美国商务部,它进行管理的方式就曾遭到过挑战,特别是欧洲,就试图要将之置于联合国的控制之下。

Icann试图证明它是真正本着快速增长的全球受众的利益来进行运作的,而即将来临的互联网命名体系的扩张是它这一努力的核心部分。例如,罗马字母仍主宰互联网命名体系,而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受众群体现在是在中国。阿拉伯国家也因为Icann拖延提出一个能满足他们需求的体系而怒气冲天。

如果Icann无法安抚这些互联网群体,那么后果可能是严重的。办错事可能引起互联网基础命名体系的分裂——会导致单一的全球性线上媒体变成一系列独立的系统。

Icann花了数年时间创造一个新的命名体系,现在已成功在望,可抱怨最厉害的是那些大公司。

任何大公司通过互联网开展业务的成本和风险是相当可观的。尽管某些域名花几美元就能注册,但如果他们已被某人拥有,那么把他们买回来可能要花费约2000美元。如果对所有权有争议而上法庭,那么成本要高很多。

然而,Verizon这样的大广告客户不能忽视那些机会主义分子即所谓的网域霸占者,他们在网上注册其商标名称的变体。假网站在混淆人们视听的同时,能破坏公司品牌在他们顾客眼中的形象。Verizon估计,假如不进行控制,至少有900万名顾客可能被引诱去假网站。

结果,大品牌所有者在设法确保Icann具备在猛烈袭击开始时会保护他们权力的程序——例如,将侵犯商标权的网站快速关闭的办法。

然而,这些做法正引起与互联网界的其他部门的争议,如非商业团体,他们担心这样会阻塞网上的自由言论。

“在伊朗,抗议人士能够与外部世界交流,因为代理服务器允许他们保持匿名。但Icann内部有工作组从事阻止匿名代理服务器的工作,因为这些代理服务器可能擅自使用商标,”国际公民自由组织IP Justice的罗宾·格罗斯(Robin Gross)表示。

虽然对立情绪很高,但开放命名体系是创造互联网更持久基础和令亿万用户受惠的必要一步,对于这一点,几乎无人怀疑。

热衷于域名扩大的人士表示,那可能让浏览互联网变得更简单。可以说,寻找plumber.london可能比A1plumbers.com的许多变体能更清晰地指示出该企业的业务内容和所在地。

“我们花了大量时间和金钱,设法推动人们去网站。任何能使网络搜索更简单的东西都是有益的,”广告公司盛世长城(Saatchi & Saatchi)的汤姆·埃斯林格(Tom Eslinger)表示。

其他人补充说,新命名体系的高成本将随着时间推移而下降。域名管理公司Com Laude的尼克·伍德(Nick Wood)表示,费用虽然一开始可能很高,但会“不可避免地”降低。Com Laude为雀巢(Nestlé)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等跨国企业客户服务。

“1994年,当商业网站域名最初开始出售时,只价值200美元。现在,6美元就可以注册。顶级域名也会那样。当注册费降至1.8万美元或9000美元时,许多公司会去申请,”他表示。他补充说,就他所知,单在英国和北欧就有54家公司对申请自己的域名感兴趣。

但是,大公司为保证新命名体系保护他们利益的最后努力带来了更为广泛的反作用力,暴露出了Icann内部更为深刻的紧张状态。

Icann最近在悉尼召开的会议蜕变成了关于该问题的全面争论。

“环境十分不友好——甚至对于Icann会议也如此,一般对于[知识产权]所有者和代表,Icann会议是一个不友好的环境。人们冲我们大喊大叫,说我们是专制暴君,博客贴出的文章把我们同艾哈迈德-内贾德(Ahmadi-Nejad)相提并论,”律师事务所Covington & Burling的克里斯蒂娜·罗赛特(Kristina Rosette)表示。她参与起草了就新域名发布时商标保护问题对Icann的建议。

Icann的新任首席执行官罗德·贝克斯特罗姆(Rod Beckstrom)现在肩负更多责任。贝克斯特罗姆先生是前美国国土安全部网络电子安全强力负责人,上任伊始,他一直在为中性立场进行努力,但他的言论对平息公司担忧于事无补。

“你可以用许多不同方法去看待域名所有者。有人认为他们是网域霸占者,有人则把他们看成是企业家。我认为所进行的争论是丰富而健康的,”他补充说。“没有人人都各得所需的解决方案。”

商标所有者担心这种言论表明贝克斯特罗姆先生没有聆听他们的担忧。

“Icann和商标所有者之间绝对有摊牌的可能性,”罗赛特女士表示。她形容贝克斯特罗姆先生的声明是“不协调之音”。如果Icann不证明它真心想要防止商标滥用的话,那么双方可能最终对簿公堂,她警告说。“有商标所有者会因侵权状告Icann,这不是什么秘密。”

另一方面,公共利益团体也警告,破坏性的分裂也摆在眼前。“如果非商业性用户感觉我们的呼声在会上没有人听到,那么我们不会让人们参加Icann,”格罗斯先生表示。

全球互联网地址录建立在一种微妙的共识上,最终,对于Icann和世界各地的互联网用户,危险在于这些紧张状态可能摧毁这一共识。如果Icann失去了签约加入其体系的国家的信任,甚至有可能导致竞争性命名体系的出现,将网络世界分拆成一系列支离破碎的网络。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日历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发表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91204  Theme By Bokezhuti.cn

Copyright@wework.today Some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0200550号-1